问:你们有过笔友吗?最后和笔友结果怎么样?

由于近期要搬家,和母亲一起整理学生时代的旧物便成了必修的课题。那些林林总总的书籍、信件、贺卡和纪念品,被逐个摆了出来。就像十几年前、甚至二十前年的尘封记忆,被端到自己眼前。

不知道《北京遇上西雅图》你是和谁一起看的,现在还会一起看《不二情书》吗?看完汤唯的多次感情经历,想起一个问题:

现在从摸手到上床一蹴而就,我们还能好好谈恋爱吗?

图片 1

不得不佩服我妈这个整理高手,我小学时的作文本、初中时的练字本也都被完好保存着。最先被筛选的是信件,在没有QQ和微信的年代,那时的我是通过书信交流友谊的,信件的厚度叠起来接近一尺。在通信的岁月里,速度要看邮递员叔叔的心情,我常在信封上标注了“谢谢邮差”的字样;而等待收信到打开信件的过程也是充满期待和喜悦的,因为传达得慢,一次就得多积攒点内容写。

如今书信早已淹没在高速的互联网信息交流时代,几乎很少人还以书信传情。初识的两个人带着假面互相试探,可书信给他们搭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今天这样一个喧嚣,快餐方式爱情的时代,“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满,一生只够爱一人”的生活状态显得那么可贵。而影片中的汤唯和吴秀波因为偶然关系成为笔友,从开始的陌生排斥,到后来慢慢地敞开心扉,成为彼此依靠的心灵伴侣,都是以书信的方式传递彼此的情感。片中除了大量书信旁白的“神交”之外,在表现方式上还插入了一些以虚幻的方式“遇见”的片段,通过这种虚幻的方式来为彼此排解内心对于生活爱情的困惑。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学热风起神州,全国文艺青年不计其数。我有许多笔友,本地的,外地的。本地笔友经常聚在一起聊文学,聊理想,聊四大名著,聊歌德,巴尔扎克,托尔斯泰……从晨聊到昏,从黑聊到明。

记得那时我曾交过一些笔友,一半是昔日同窗,一半是不曾相识的,甚至有来自外地的。同窗之间一般是叙叙旧外加聊最近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这次我特地用拍了几张以前信件的照片,用微信发给这几个同窗,她们都百感交集。我和一个小学闺蜜通信甚久,有一次我们还互相交换了昔日的信件,看到了曾经自己的叙述,读到那时青涩的文字和奇怪的想法,真是一件与自己穿越时空互动的奇妙体验。

我觉得书信这种方式给我带来的触动很大,一开始我觉得很奇怪,真的还会有人靠书信来谈恋爱吗?直到后来两个人相拥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这一切都还挺顺理成章,这就是一种爱的表现。相信你在年少的时候,也写过或者收到过,粉红色的信筏。那个时候的我们,懵懂得根本不明白爱情是什么,也不知道恋人在一起要做什么,只会去模仿影视剧上恋爱的桥段。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尽管在父母老师的严密防控下,我们班上还是有同学,触碰了“高压线”,陷入到了早恋的泥潭,不能自拔。操场旁边的小树林,教学楼背后的花坛,晚上熄灯前的教室,都成了他们谈恋爱,偷偷约会的地方。那个年龄段,恋爱关系也仅仅停留在,一起做作业,分享零食的阶段,最坏不会越过牵手,亲吻的界限。

记得一个笔友,经常骑着自行车到我家,兴奋地从口袋里掏出新写好的诗稿读给我听,然后要我给题意见建议。得意处大声朗读,然后急切地拿邮局去给报刊投稿。如果发表了,更是乐的手舞足蹈,几夜都睡不着觉。

然而,我不曾相识的笔友都是源于同一个爱好——动漫,高中时的自己还真是痴迷,那时在动漫杂志上还征集同好,收到了不少来信。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来自广州的笔友,通信了一年多,双方每次的信纸都要超过三张,而且是正反都书写的。由于有共同喜爱的动漫作者和人物,那真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好像若不是后来我要备战高考,我们还能再聊个二三十回。

班上的很多恋爱关系,从出现到结束,很快就会夭折,但是我的好朋友冬瓜和他的女朋友确是从初中一直牵手走到了现在,马上就要结婚了。当时的冬瓜是一个不爱学习,整天胡闹的一个典型的青春期叛逆少年。冬瓜追这个姑娘的时候,就是用的写情书,传纸条的这种方式,甚至有一次还让我们一起帮他叠520颗爱心。太调皮的冬瓜有时候老师也拿他没办法,但是唯独在这个姑娘身边却会认真的听课,做试卷。所以当他俩确定关系在一起的时候,似乎老师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竟然还把他俩安排成了同桌。几个小伙伴一起打趣他:“真的是遇到喜欢的姑娘,就会收敛,整个人都变了。”他却摇摇脑袋不以为然地说:“变了什么啊,我就是觉得她成绩那么好,我可是他男朋友,如果比她差,她会瞧不起我,太丢人了。”现在想想,他的表情还是挺搞笑的,不过也是,那个年龄我们也是喜欢攀比的,只不过攀比的是学习成绩。男生就应该比女生强,这真是我们发小圈子里公认的革命真理。之前我俩都不上早晚自习,自从他和那姑娘在一起,我就成为了他早晚自习的陪读,一个“电灯泡”的忧伤,别提多尴尬。中考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冬瓜是昂首挺胸走出考场的,结果如何,我们都很清楚,努力不会白费。毕业那天,班主任在班上最后说的一句话,让我们多年以后同学聚会聊起都记忆犹新。“许多事情就要做得慢一些,踏实一些,学习工作感情都一样”。

后来进入90年代后,市场经济了,大家的精力逐渐投入到挣钱上来了,许多人对文学的热衷淡了,笔友们的走动渐渐稀了。

其次被筛选的是贺卡,看来上世纪末到这世纪初的节日里,我们习惯以贺卡而非短信来送上祝福。尤其在生日和圣诞两个节点,收贺卡真是一件翘首以盼的事情,虽然学生时代没收到过情书,但同学间往来的贺卡还是必不可少的元素。虽然那时也是说着礼轻情意重,但以贺卡的颜值和质感也是看得出两个人的交情的,有些甚至是纯手工制作的。

那时没有一秒钟就可以到达的电邮

等一封信,漫长得如同一生

但是慢一点,才能写出优雅浪漫的话语

慢一点,才能仔细寻觅盼望的爱情。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关于笔友这个词都生疏冷僻了。发起这个话题又使我回忆起了那个青葱年代……心里也涌上了些许伤感。

写贺卡和信件类似,需要考验人的书写功底,有些人平平两句话,有些人辞藻优美,有些人字迹潦草,有些人笔峰娟秀独特。后来才发现我收到最好看的贺卡都是爸妈给的,回想原因估计是当时的自己喜欢把买来最满意的一张留着,让爸妈写好送给自己,那样还是自己的,也真是小聪明的想法。

书信让爱发酵的时间更长,只有在这样的时间发酵,才留给我们发现真爱的机会,所谓的真爱也很简单,爱情无需做媒,全在心领神会,那就是心灵之间的碰撞所擦出的火花。一旦交流变得太有效率,不再需要翘首引颈、两两相望,某些情意也将迅速贬值而不被察觉。在这个爱情的巨轮说翻就翻的时代,你有没有寻找到我们一次又一次分手的本质原因是什么?我们谈恋爱谈的时间太少了,而是把时间过多的时间花费在荷尔蒙冲动带给我们的肉体欲望。爱和性在一段恋爱中都重要,但是请不要没有爱就上床,滚床单的美妙,最终会变成滚钉板的惨叫。

初中的时候,有过。

另外,这两天还把大学时期的教科书给整理了一番,按我妈以前的流程,学了初中扔小学的课本,上了高中扔初中的课本,循序渐进,而大学的课本能在我毕业多年还被保留,已经是尘封塞墙角的了。果然在我走马观花般的查看后,八成的课本被我选为废品列。

其实,不管是谁,一生恐怕都不会只谈一个恋人,只受一次伤。不出意外地话,我们会经历各种人渣,流很多伤心泪。但这只是生活罢了,我们不能因为怕受伤就失去爱的勇气,那个可以陪我们一生的人一定在前方等候。爱情不仅仅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甜蜜,更多的是兜兜转转的寻找,只愿所有等待都能圆满。

他是我的初中同学,当时还是副班长。我,我闺蜜,班长和他,我们四个关系很好。可能是当时年纪太小,彼此都很不懂事吧,导致在初二的某天,他把我写给他的所有信件都还给我了,然后我带回家,看着和他往来的信件,一封一封的烧了,应该是边烧边哭吧。

看着那些我曾熟悉的封皮,什么马列、毛思、伦理学、专业英语等等,如今却完全记不起半点内容。我妈问我捐给山区会收吗,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听闻着现在有些大学生秉承着“选修课不修,必修课选修”的原则,想当年我还是顶着倦意把课给听了,真是一路乖到了大学,哈哈!

爱情是个向死而生的过程,太快不好,慢才有韵味;

从此,我们在毕业前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每一次整理都是回忆的梳理,每一个回忆都是怀旧的基因。在我这个年岁还不该花很多时间来感叹匆匆那年,只会在搬家大扫除这个节点上,被动地去翻出往事,回味那些曾经拥有,一边傻笑,一边沉思。

由快生慢,慢中见永恒,娓娓道来,恰如一封极具文艺气质的“不二情书”;

他的笔名是我取的,我很喜欢很喜欢的两个字,现在都很喜欢。但是前几年每每看到这两个字的其中一个字,我都会想起他,这两年不会了。我想我放下了吧。

请相信爱情,相信缘分,好好谈恋爱,不要让TA等太久。

觉得很不可思议吧,当时初中上完晚自习回家,大家都踩着脚踏车,然后他在经过我车子的时候,会把书什么的放在我的前车篮子里,然后打个招呼骑走了,那时会很期待,想赶紧骑回家,看看他写了什么。有时会在课间,他把我的书借走,然后把信夹在书里。那时甚至还会觉得自己和他是不是在“秘密”交往。后来才知道,自己只是太天真。

毕业后,每年他生日我都会送祝福,可是我的生日每年他都不记得。到第七年,我也不再送他祝福了,即使我知道那天他生日。我们现在偶尔会联系,却再也不是曾经的我和他了。

如果可以选择,可以回去,我愿和他仅是同学,仅是朋友。不曾信件往来,这样后来的事都不会发生。

在我上初中和高中的时候都有过笔友,是一件让我特别开心的事情。就像是小孩子想要快快但是总要被家长管束,很多时候都要压制喜欢的兴趣不得不认真复习做试卷。所以有了笔友就相当于找到了可以发泄的通道,将这些事情都写信给笔友倾诉,也会收到来自笔友的同样情况。于是就互相鼓励、互相支持,给了青春期浮躁的心情里的安慰。

谢谢邀请~

初中的时候周末上补习班,交过一个笔友。不是同一个时间段上课,但是都在同一张课桌上,因此有了交集。每次会把写好的纸条藏在课桌的某个地方,彼此给自己起了个笔名,我叫小石头,他叫小丸子。哈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