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的情素

山中之城,雾中之都。这里的一切都蒙着一层淡淡的灰色,青灰色的远山,灰黑色的楼宇,浅灰泛着鱼肚白的天空。我突然发现,在这座城市里,我的每一个动作是重复。我感到一种无可奈何的绝望,日升日落,潮涨潮退,车辆穿行,人流来往,城市总是忙忙碌碌,可是这里从未改变。一旦回到这里,这个生我养我的城,那些远去的时光仿佛就消失不见,我又回到熟悉的重复的单调的轨道上。一种来自城市内部的重力拉扯着我,让我紧贴城市的皮肤行走,像故乡人一样生活。那种熟悉的安逸的压迫感随之而来,我才刚刚放下行李,便立刻想要逃跑。

即使年已过去,你已返城,生活又变得忙碌,但是只要一想起故乡,却又像根针绵绵地扎了下,那是一种敏感又复杂的情绪:我希望故乡变得更好,但是我又不喜欢故乡变成我不认识的模样。

  相伴童稚时光

图片 1

它让我们在城市拥挤的生活里还保有热情,让我们以为人生还有后路可退,还有家可归。

  一页一页翻过去

我钻进废墟堆里,给陪伴我人生最初的十年的残砖碎瓦拍了珍贵的写真,故乡的蚊子也很热情,它们给了我四十一个吻。

来源网络

  温馨的感觉不老

图片 2

然而,我们怀念的那个故乡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

  曰子越过越好

重庆-北京的火车票,箭头两端,仿佛过去与未来。长长的列车穿越的这片土地,两岸皆是梦境,一端我无法走出,一端我不愿醒来。

故乡,一个离开了才能拥有的地方。

  长梦中睡过去

图片 3

那一年的大冷冬天,几个老友聚在一起,走遍了大半个城市,只为了找一家最正宗的牛肉火锅。

  一万一千个日子

图片 4

我有些感动,那些我早已忘却的往事,却被一个自己早已不认识的人这么安好地收藏着,说出来还那么有趣。

  林波王辉共教研

图片 5

而那些老房子老街道,却好像从我出生起就一直如此破落。老邻居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好像路口的大榕树,古老而不需变化。

  一样的脚步

在重庆的日子,总是在寻找记忆,像一个失忆的人,惶恐不安地找寻着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过去。再见一次老朋友,忽略越来越大的沉默的间隔、渐行渐远的价值观的岔路口。再读一次荷尔蒙爆炸的年代写的旧诗,嗅一嗅字里行间扑面而来的悸动的青春气息。再去一次童年的家园,看着“拆迁区域,注意安全”的红字招牌,享受和故园的砖瓦一起沉默的短暂时光。

有位作家曾说,“我像虚伪的老情人般怀念着故乡”。或许这是一种病,是所有根在远方的故乡,身却飘在都市的人的病。

  三十年的时光

走过无数次的老街,再走一次时才发现路面的铺地歪歪扭扭、乱七八糟,街道两边伫立的房子变得比印象中更小一点,那些小摊小贩的叫卖声变得比印象中稀疏寂寥了许多。街道如同这远去的岁月般,像梦一样浮现在我的眼前,像幻境一样在我的脚下展开。这么许多年过去,身边的人都不复当年模样,街道也老了,一个头发苍白走路都颤颤巍巍需要搀扶的老头,用他平静而朴实的眼眸注视着归人,没有寒暄也没有询问。

终其一生,我们都带着这种病,这份对故乡又真切又虚伪的怀念之情。

  朋友愈见愈老

图片 6

因为,这个叫做故乡的地方,我只在逢年过节归来,只有不到二十天的日子,占不到一年的百分之几。

  三十年前的晌午

九月的重庆,暑气已经散了,湿润的空气提醒着归人,你迟到了一个夏天。梦中一再出现的街道、江对面的远山、与远山重合的朦胧的高楼的影子,都真真切切地出现,恍惚间,好像远行的时光从未有过。

可是,身处异乡的日子,故乡却变成一个个具体的想念,是食物的滋味,是把酒言欢的回忆。

  汗浸文几案

图片 7

图片 8

  怀着一样的初衷

图片 9

我们离不开故乡,在异乡里要靠食物的味道来抚慰,要靠对往事的回忆来保留回忆,以此告诉自己,我来自哪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