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黑漆漆的夜里,我从梦里惊醒,梦里恍恍惚惚的感觉自己很是年轻,然而就在一瞬间又突然变老了,最后伤感的从梦中走出来,醒来后月光与泪水却在窗台上悄悄的碰撞,这是突然哪里来的忧伤,呆呆地坐在床头,才发现眼前的自己,真的已是不惑。是啊!这都已经四十了,可我还没有好好的年轻,怎么突然就四十了,时间究竟都去哪了?我这些年都做什么去了?蓦然回首爸爸妈妈都好像因为我的“突然四十”在转眼之间都变老了许多,而膝下一双儿女也因着我的“突然四十”似乎都在一瞬间长大了……

秋风萧瑟中,秋雨缠绵里,那一树花在怒放。是茶花吧?白茶花。

图片 1

  时光的流影里,多少儿时的憧憬被像风筝一样的放飞,岁月无声无息的又碾碎了多少青春的梦想。那些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样子犹如魔术师,把一张张青涩稚嫩的脸庞先变得成熟又变得沧桑,最后都发酵成一堆堆泛黄又无法言语的旧相片,静静的呆在抽屉里,等待着芳华点点滴滴的消退……

冬尽春来的时候,见到过大红的茶花,一树一树繁花入人梦来;夏去秋来的时候,这一树白色的茶花,皎洁如月如雪,粲然怒放在眼前了。

前几天去看了电影《只有芸知道》的点映,蓦然发现,62岁的冯小刚,开始变得柔软了。

  调皮嬉戏的童年里曾经多少次撸起袖子和裤边,下河里逮鱼、捉虾、挖泥鳅,多少次爬高上低摘石榴、揪葡萄、偷地瓜,也记不清多少次和小伙伴在麦杆堆上打打闹闹,又或者兴趣盎然的围在一起看小画册直到饭点都舍不得回家……而后又一点一点的被大人骂着长大,打着成熟,宠着自信,训斥着变得听话!

这一场秋雨缠绵了十数日之久,这一场秋凉凋谢了心头夏日未尽的余温。凉,凉。

132分钟里,没有激烈的冲突,没有邪恶的反派,没有无处不在的包袱段子,只是娓娓道来一个“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

  懵懂无知的少年时光也曾无数次幻想未来自己的模样,多想和大人一样丰富而精彩的活着。骨子里却总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放荡不羁,还有一些郁郁寡欢时候的多愁善感。我们在那个时候个子开始长高超过父亲,我们在那个时候有了青涩的初恋,我们在那个时候开始学着为朋友去两肋插刀,我们在那个时候开始对人生的态度变得倔强,一张张明星海报和明信片,一本本世界名著和诗集,一盒盒卡带和录音机,都拼凑成了那些岁月里逝去的青春。

眉间眼际的雨丝随着沁凉的风飘落在花朵上,慢慢地犹如一滴一滴情人的泪凝聚了起来。立在花前,突然觉得凄凉渗入骨髓,人生仿若这一场又一场的告别啊!冬与春别,夏与秋别;男人与女人别,父母与子女别;少年与童年别,中年与青年别……呵,似这般多愁善感的时候本已很少,今天,由这雨,由这花,都细细地滋长了出来。

但恰恰因为这样的“反套路”,让影片拥有了一种最朴素的真实,和直击人心的力量。

  此刻不禁的又想起朱自清的那篇美文《匆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早已记不起自己第一次读到他感伤的样子了,然而想想自己的一万四千多个日子呢?何尝不是一种让人无法挽留的心痛,每每读起那些文字心里又难免一沉,这沉甸甸的感觉,就好像手握着如沙子一般的青春,纵然万般不舍也终究会散落在被年轮凋零的风中……

这一树白色的茶花,把一张张青涩稚嫩的脸庞先变得成熟又变得沧桑。雨悄无声息地落在伞上。

两位主角黄轩和杨采钰,继《芳华》之后,又为我们奉上了一场教科书级别的表演,从20多岁的青涩烂漫到40多岁的沉稳沧桑,两人都拿捏得恰到好处。

  眼前这四十岁,感觉不是循序渐进的过程,而是一种一蹴而就的瞬间;是谁说的男人四十一朵花,这花的寓意大概是因为四十岁的男人少了那份年少轻狂,多的那份淡定从容;这花寓意大概是因为四十岁的男人少了那份自由和自私,多的那份责任和博爱;这花的含义又或者是表达了四十岁的男人对生活计较的越来越少了,反之对情感的认知越来越重了;因此男人四十一朵花的比喻看来还是恰如其分的!

前方那个青春年少的人儿撑着一柄天蓝色的小伞正走走停停,她已习惯她的妈妈动不动就停在一棵树或者一朵花或者一株草前发一会儿呆,有时候她会折回来一起看那棵树那朵花那株草,有时候会急急地喊一声急急地跑开去。

隋东风和罗芸都是远赴新西兰打拼的年轻人,他们是一个屋檐下的租客,奇妙的缘分、共同的爱好,让他们的相识相爱,充满了梦幻色彩。

  四十岁的男人,在事业上摸爬滚打,雷厉风行,有厚积薄发之势;四十岁的男人对待兄弟情谊更是重情重义,也可谓义薄云天;四十岁的男人在谈吐之间诙谐幽默,更是刚直不阿;四十岁的男人人际交往上也是游刃有余,那份干练和豁达都是人生最大的收获;

昨日她邀了她的三四个铁杆小友来庆祝她十一岁的生日,特意不开灯,点了几支蜡烛。摇摇的烛光中几张皎如明月的如花的小脸儿却照得一室洞然。我默默看着,心里欢喜极了。

林间小路上,男孩的自行车载着女孩,黄叶满地,裙裾飞扬,一切都是青春的甜蜜味道。

  男人四十就好像是一匹带着创伤的狼,一边舔舐伤口,一边望下一个方向,有时候想放弃流浪,但压力还在迫使他继续成长;男人四十又像是盛满酒的器皿,再多的苦涩心酸,都藏在自己的胸膛,不遇到真正的知己和红颜就不会倾吐那些玉液琼浆;

再细细想来,我和我这个心尖儿上的人儿终有一天也会有一场告别。到时我的世界也会下起细细的雨吧,但是,那一滴一滴的泪该是凝聚成一朵一朵幽幽绽放于枝头的悲欣交集的白茶花吧!

他们去了一个很安静美丽的地方生活,开了一个餐厅,养了一只狗,过上了那种“日色都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生活。

  四十岁的男人他们自知任重而道远,所以他们岿然不动的面对眼前的一切挑战,无所谓眼前的泪与汗,挥手一博赌明天;他们深深知道那份责任和义务,因为睁开眼睛从上到下都是依靠他的人,因此他们别无选择的去刚强去勇敢;

图片 2

后来发生意外,隋东风渐渐懂得了自己的妻子,带着她的骨灰,踏上了漫漫长路。

  男人到了四十岁,父母若健在便是福气,但父母却偏偏又是他们的软肋,因为时常在提醒自己,妈妈做的早餐我还能够吃多久?我还能陪父亲几次旅游?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倘若不在人生便只剩归途。

图片 3

这是一个关于离别和守望的故事,影片中反复出现的一句台词:

  四十岁的男人更像是李宗盛笔下的那座《山丘》,或许等你伤痕累累千辛万苦最终越过山丘之后,才发现是一种无人等候的寂寥和落寞,一路上内心的空洞仍旧无法填充,失去的疼痛依旧不能释怀;然而人生是无法回头一次旅程,需要的仍旧是硬着头皮咬紧牙关继往开来!

图片 4

半路留下来的那个人,太苦了。

  男人处在四十岁这么一个不惑之年,沉淀下来的多是一些狂躁骚动之外的恬静,他们应有的气质决定他们不会为那些蝇营狗苟之事去权衡利弊,他们宽广的胸怀只会鞭策自己,如何披荆斩棘去实现自己的鸿鹄之志。

图片 5

我每次听到,都心有戚戚。

  跨进中年的门槛,被岁月不断洗磨,生活给予他们有多少酸甜苦辣的过往,岁月就赋予他们多少曲曲折折的动人故事;人生就像是一出戏,一首歌,一部小说;当你爱过,恨过,追求过;梦过,痛过,领悟过之后,蓦然回首才意识到后悔的同时也拥有着灿烂;美好的同时也含概着遗憾;盖天拔地皆往事,寻星觅月是今朝;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我觉得人生更像是一场比赛,而四十岁的男人正犹如这次比赛下半场的开始,他们必将用毕生的智慧和力量去创造人生下一个经典的辉煌!

图片 6

半路上留下来的人有两个,第一个人是林太太。

图片 7

林太的先生去世多年,这个她口中的“一介书生”,却给了她最浪漫的爱情:

图片 8

当年她还是个青涩少女,偶然看到他在大学里面写生,只是一眼,就沦陷了。

图片 9

先生不善表达,却会在他画的每幅画上,都印上“爱梅斋主”,林太太的名字里面有梅。

图片 10

林太太在一次醉酒之后,哭得不能自已,人们才发现表面上乐观开朗的林太太,原来对亡夫的思念一直藏在她的心里,从未消失。

图片 11

看到这一幕,我忽然想起了李宗盛《山丘》歌词里面的那一句:

图片 12

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

图片 13

之前听人说过,人的思念其实是一滴一滴累积的,然后直到有一天,在某个当口,汇流成河,倾泻而出。

图片 14

半路上被留下来的另一个人,是隋东风。

图片 15

曾经,他们住在像世外桃源一般的郊外,有大房子和大草地,日子过得热气腾腾。

图片 16

隋东风开着车,罗芸就坐在他身边,和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话,或者把头伸出窗外,感受风从脸上吹过。

图片 17

但罗芸去世后,隋东风只能将装着罗芸骨灰的背包放在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温柔地说一声:咱们出发了。

图片 18

曾经,他们相约一起去看鲸鱼,可是当罗芸最爱的蓝鲸跃出水面,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时,但她却永远没有机会见到了。

图片 19

残酷的前后反差,真的让人鼻酸。

图片 20

从少年时候的青葱相爱,到白发增生,皱纹爬上脸庞的中年相守,再到失去挚爱,那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好像演的就是我们的人生。

图片 21

电影播出的时候,我身边的一个中年女性一直在哭,这是有一定人生阅历的中年人才能读懂的心境。

图片 22

在知乎上有人问:有哪些一辈子都不要听懂的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