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永远朝着阳光,以为终有一天会感动太阳,

我的大学同学犇犇是一个性格开朗,一笑就露出一口尖尖小白牙的快乐女孩子。那个时候,我们宿舍住四个人,大家经常一起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犇犇一定是其中闹的最欢的那个。

  可是太阳却遥遥的思念着月亮。

大四的时候,梅姐出国留学,我考上了另外一所学校的研究生,犇犇去了帝都工作。我们经常在群里聊天,梅姐经常吐槽外国的食物太难吃,胃简直要中毒了。我开始抱怨研究生的课程很无聊,犇犇却依旧每天嘻嘻哈哈,给我们发几张到处游玩的照片。

  鱼一直依偎着小溪,

但是有一天晚上她却突然来找我,叶子,我和男朋友分手了,可不可以去你那里住几天。

  可是小溪日夜向往着海洋。

我吓了一跳,从来没有听说过犇犇恋爱的事情啊,怎么就分手了?

  我一直站在你的左旁,

我打车去接她,就见她坐在路边,穿着一身睡衣,手里攥着手机,连钱包都没有带出来。

图片 1

她上车,苦笑着跟我说,你肯定一肚子问题想要问我,但是想让我喝口水缓缓。

  我以为这样可以更加靠近你的心脏。

犇犇的男友叫木北,是犇犇的同事,但是要说是同事也不是很确切。犇犇所在的研究员有个研究基地在京郊,木北是那个研究基地的厨师。

  我把所有的诗行,

两个人的认识也不是偶然,犇犇的项目组要在研究基地驻扎一个月,期间每日三餐都是木北做的,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都刻画上你的模样,

京郊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也没有大型的购物广场,犇犇每天除了做研究就是坐着木北摩托车兜风,木北也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父母在京郊开着一家商店,他自己初中毕业就去了技校,学了厨师,要说缺点,就是不够自信并且也不够相信犇犇。

  你却说你给不了我盛开着薰衣草的天堂。

犇犇的项目结束,要回到公司,原本说好了木北也在犇犇公司附近的餐厅找一份工作,两个人就天天在一起。

  —题记

但是木北等不及找到好工作,犇犇一回到公司,木北就辞掉工作追了过来。

图片 2

于是,没有工作的木北只能住在犇犇租的房子里,靠犇犇养活。木北没有工作在家无聊,只要犇犇加班或者有别的朋友约,他就会疑神疑鬼,总觉得犇犇是在背着自己和别的男人约会。

  part1:《遇见你,是我不曾预见的》

犇犇要加班,他就骑着自行车在犇犇公司楼下等着,犇犇和朋友约了逛街,他就悄悄尾随。

  于夕第一次认识木北的时候,木北还在苏州实习,一个是稳妥妥的文艺女青年,一个是深沉的理工男,如果不是因为文字,我想,他们之间应该是不会出现任何交集的。

时间久了,犇犇也受不了,两个人天天吵架。

  生命中本就很多个遇见,是不可预见。

一开始木北还任犇犇吵闹,后来演变成木北和犇犇对吵,再后来木北就会对犇犇动手。

  从08年的初夏开始,木北开始没日没夜的出没在各个原创论坛,以各种笔名,各种文风,各种幽默诙谐的形象出现在了同样在混论坛的于夕视现中。置顶的帖子里面总是会有一个ID为于夕的长长的回复跟帖。

文斗演变成了武斗之后,犇犇就经常气的夺门而出,但是木北却从来不出来找她。

  尽管木北的文字总是各种幽默各种犀利,但是细心的于夕还是能够洞察到他那若有若无的悲伤感。

她只能等自己气消了之后,再回去。

  木北说,毕业的时候,和相恋了四年的女友说了再见。

这样久了,她自己也觉得痛苦,不知道该怎么办。

  木北说,喜欢文字的人,大抵上都是伤感的。

我一听这情况,就炸了,这种对女朋友动手的男人,就算是天仙下凡也不能要。

  木北说,他以为把所有的焦躁和不安消化在字里行间,就应该没有人察觉到内心最柔弱的一面。

分手分手!

  可是于夕发现了。

犇犇不说话,过了许久跟我说,叶子,他其实还挺好的,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不吵架的时候宠的我像一个公主。

  木北拼命在笑,却抵不过回忆太吵。

我冷笑,公主可从来不会被骑士打。

图片 3

犇犇不说话,但是也绝口不提分手的事情。

  后来木北在苏州实习期间报考了浙大的研究生,或许是因为各种状态还没有调整好的缘故吧,他以2分之差与浙大失之交臂,那段日子,他从论坛悄无声息的隐匿了,于夕找不到木北。

她在我这里住了一天,第二天就要回去。

  于夕一遍遍翻看昔日的旧帖
,幻想着他的样子,揣测着字里行间埋下的伏笔。她幻想着,总有一天,他们还是会再见的,就像恋人重逢般美丽。

我说,你回去把他的衣服包一包还给他,然后把房子的门锁换了吧。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于夕收到了花店小哥送来的一束香槟玫瑰,里面缀满了淡紫色的薰衣草,很梦幻的花束没有签名的小卡片上写着:

犇犇说好的,我听你的。

  遇见你,是我不曾预见的。

我想这件事应该就这么结束了,但是一个星期以后,犇犇又给我打电话,这次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他又打我。

  于夕小心翼翼的把花束堆在窗前 ,她真的是猜不出送花的到底是谁了。

我真是气的想直接挂电话,但是还是安慰了她一通,劝她赶紧分手。

  她迅速的打开电脑,翻开手机,或许,会有人给自己留言。但是所有的社交软件都安静的犹如一滩死水,没有任何的漪涟。

犇犇依然没能喝木北分手,大概是她自己也在贪恋着木北偶尔能够带给她的温情。也许是大家都渐渐的忙碌起来了,犇犇很少再和我们分享自己的故事,只是偶尔才在群里说上一句两句话。

  于夕的眼神暗淡了下去,没有署名的花束,自己有什么理由继续留?

梅姐从国外回来已经是大学毕业三年后,梅姐说,我要在帝都请大家吃饭,你们都必须到。这次犇犇也来了,还是从前的样子,笑起来一排尖尖的牙齿。

  不经意间,于夕点开了常去的那个论坛,几条未读的消息闪烁在面前,她打开,意外的发现是木北发上来的,木北问花收到了吗?坏坏的表情。

那天大家都很高兴,都喝了很多酒,犇犇抱着一瓶啤酒来找我,叶子,对不起。

  原来,花是木北送的。

有史以来未有听他们说过犇犇恋爱的作业呀,  笔者平素站在你的左旁。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和木北还没有分手,还是经常吵架。

  木北在消息里告诉于夕考研落榜之后那一段时间,他从新规划了人生,然后顺利的应聘进了申城一家专业比较对口外企,刚刚稳定下来,就想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于夕。木北说谢谢你之前不离不弃的鼓励,谢谢你在我的每一个心愿帖下面的默默祈祷和祝福。

每次吵架我都会想起你跟我说的话,扔掉他的东西,把门锁换掉,好几次我都打算去做了,木北又道歉了。

  原来,于夕回复的每一条帖子木北都有仔仔细细的阅读过。

他哭着跟我道歉说不是真的想打我,只是当时很生气,我就会心软,就会想要原谅他。

  木北在纠结要不要去参加浙大考试的时候,于夕鼓励他说,不去拼一把,你永远都知道自己多优秀,哪怕是失败了,至少知道自己曾经努力过,临阵说放弃的永远都是弱者。

叶子,这就和吸毒一样,戒不掉啊!

  木北说想去一家心仪很久的单位应聘的时候,于夕回复他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去吧,而我会一直在这里为你默默祈祷。

我不知道再怎么去劝她,我觉得在这种事情面前,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

  因为遇见你,是我不曾预见的。

又过了两年,犇犇突然告诉大家要结婚了。

图片 4

她是我们宿舍四个人中第一个要结婚的,大家顿时都激动起来,约好全体都去给她做伴娘。

  part2:《想去你的城市流浪,去你住的附近逛逛》

我有些担心,悄悄问她,新郎是木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