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啊沙枣树

图片 1

五月的微风徐徐吹来,绿叶婆娑。此时,沙枣花毫无遮掩地释放着干爽清幽的花香,在几里外都闻得到,这香,浓香甜醇,沁入心扉。五月是沙枣花飘香的季节,每年这时,它那米黄色的小花虽然不太醒目,可花香四溢,给人以陶醉的享受。在那刻骨铭心的香气中,童年的记忆便一幕幕在我脑海里展现开来。

  你生长在沙漠戈壁边缘

儿时的记忆纯真而美丽,是沙枣树伴我度过了童年的美好时光。那时,只懂得花的香,花的美,不懂得沙枣树的价值和含义。父亲说,那树上,有咱军垦人的魂。

这些沙枣树是我们的前辈——老军垦们栽种的。那粗壮的树干上留下的斑斑伤痕,记录着它抗击风沙、与大自然搏斗的经历。他们虽然躯干东倒西歪,似年逾花甲、弓背哈腰的老者,但枝繁叶茂、千姿百态,就如年轻的姑娘和小伙,精神焕发,青春常在。

  抗击风沙的最前线


童年的记忆中,家乡的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大路两边都生长着沙枣树。开花时节,香气四溢、沁人心脾。沙枣,属于落叶乔木,别名银柳、香柳、七里香。银白色的叶子,开黄色小花,花分四瓣,一串串形似铃铛,似喇叭。五月份沙枣开花,散发出馥郁的清香。勤劳的小蜜蜂们也嗡嗡地穿梭蹀躞在花蕊间采蜜授粉,忙个不停。沙枣矮小、不美观,但繁殖力强、成活率高、耐干旱、耐盐碱、抗风沙,适宜在北方生长。

  你扎根于贫瘠干旱的土地

最早给戈壁滩捎来芳香十里气息的就属沙枣花了。

女孩子们对沙枣花也情有独钟,每当沙枣花飘香的时候,她们总要去摘一束,插入水瓶中,装扮一下自己的小天地,于是,沙枣花独有的淡淡的清香,立刻弥漫开来,花香盈室数日后余香仍如绕梁之音般袅袅不散,她们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给予的恩赐。

  具有顽强的生命力

每年的5月底,是沙枣花飘香的季节。叶片间开满喇叭状淡黄色的小花,团团簇簇,花萼钟形,沙枣花那特有的芬芳便无遮无拦地弥漫在你能去的每一个角落。

最幸福的日子要数沙枣成熟的季节了。盼望了一个夏天,闻着醉人的花香,看着花朵一点点枯萎,浅绿色的沙枣果露出头来,在骄阳风沙的洗礼下,慢慢长大变成深绿色。到了秋天,最先成熟的是一种果实如小拇指甲大小的沙枣,有经验的孩子从不去摘那些又大又黄的,而是满树林找这种黑得透亮的小沙枣。摘一个放进嘴里,甜得真像是吃了蜜一般。因为这种小黑沙枣极少,又极甜,理所当然就成了孩子们抢夺的对象,只要发现了,一定是爬到树上,一把接一把地摘下来往嘴里填,伸手可及之处不吃光是不会罢休的。

  这里一片那里一排

沙枣花香是我年少时最深刻的主题,也寄存了我内心深藏的那片沙枣林和儿时的回忆。一排排兵营式的住房后面,有一大片沙枣林。那盛开的沙枣花随着田野里满目的青翠,将醉人的花香毫不吝啬地泼洒在田间、道路、院落里。尽管沙枣花小的很不起眼,但蜜汁般的香气,熏染着周围的一切。孩子们经常去拔沙枣花,折一技绿柳,拿回家插在老旧的白瓷瓶里,屋子里就会飘散一周的香味,一个小小的瓷瓶可以装载整个春天。

这些年,生活越来越好,沙枣也渐渐没人吃了。穿过家乡的国道、省道两边虽然栽种了成片的榆叶柳、白蜡树等风景树,但生命力极强的沙枣树并没有灭绝,依然散落生长在各种树林之中。每年五月来临时,我总会在微风中嗅到那淡淡的沙枣花香,年年开放,年年都有新的感觉。我喜欢沙枣树茂密的身躯在酷热的季节里留给人的那片阴凉,喜欢沙枣花带给人们的清香,更喜欢沙枣树坚韧不拔的气节!

  远远望去一片葱茏

记忆中的秋天,我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放学后,书包里的书一股脑儿倒在八仙桌上,背上空书包,耳朵里还充斥着父母的喊叫声,便急不可耐地跑向那片茂密的沙枣林。我肆意地爬上沙枣树的躯体,贪婪地摘着果实,享受着那无拘无束的酣畅。一串串黄的、黄里透红的、红透了的沙枣就成了孩子们玩耍间隙的美味了。回到家,我的嘴是涩的,脸是白的,小手被划得青一道紫一道,但那快乐却溢满我的心,那香味包裹着我,悠长悠长……

我爱你!沙枣树。

  一道亮丽的景观

儿时的记忆纯真而美丽,是沙枣树伴我度过了童年的美好时光。

  你昂首挺胸不屈不挠

那时,只懂得花的香,花的美,不懂得沙枣树的价值和含义。

  抵挡着西北风的吹打

父亲说,那树上,有咱军垦人的魂。

  抵挡着飞沙走石的攒射

五十多年前,父母跟一大批热血青年一样,怀惴梦想和满腔热忱,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新疆支援边疆建设。一首口口相传的歌曲《送你一束沙枣花》,迎接着他们的到来——

  保护着村庄和农田

“坐上大卡车,带着大红花,

五月是沙枣花飘香的季节,那盛开的沙枣花随着田野里满目的青翠。  为家乡的美丽和富饶

远方的青年人,塔里木来安家。

  默默地丰献

来吧,来吧!年轻的朋友,亲爱的同志们,

  沙枣树啊沙枣树

我们热情地欢迎你,送给你一束沙枣花。”

  你是我的情人

从此,在荒无人烟的沙漠戈壁滩上,父亲摘下了领章,褪下了帽徽,但依然斗志昂扬,穿着绿军装,扛着坎土曼,睡羊圈,盖蓝天,吃咸菜,啃窝头,大生产的序幕拉开了,打荒、烧荒日夜兼程。荒原上,火光冲天,烟雾弥漫。为了不误农时,有时三天两夜不合眼,饿了吃干粮咽冰雪,在寒冷的野外露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