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和苏州市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在苏州举行。国内著名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围绕“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展开对话交流。

二十多年来,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新兴文学业态,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断更新迭代。10月20日,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苏州市作家协会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在苏州会议中心举行。国内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知名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著名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出席会议,以“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为题展开激烈对谈。

为推动苏州网络文学优质发展,催生更多优秀网络文学作品,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苏州市作家协会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于10月20日在苏州会议中心举行。对话会邀请了国内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知名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著名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围绕“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的主题进行对话交流。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江苏省作协一级巡视员王朔,江苏省作协副主席、苏州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王尧,江苏省作协联络部主任、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秘书长吴正峻,苏州市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陆菁,苏州市委宣传部副调研员高平等出席会议。

对谈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苏州是中国现当代文学重镇,通俗文学传统深厚,近年网络作家辈出,是值得关注的文学现象。”何平说,“在这里我们讨论,网络文学从最早的免费阅读,到后来的付费阅读,是否存在迭代?进入网络文学收费时代后,从早期的2003、2004年,到后面的IP时代,再到提倡现实主义题材的今天,是否存在迭代?我想这既是网络文学史的问题,也是网络文学的现实问题。”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江苏省作协网络文学工作委员会主任王朔,江苏省作协副主席吴正峻,苏州市文联党组书记陆菁,苏州市委宣传部副调研员高平出席会议。

对话会开场,王朔作主题讲话,介绍了江苏省作协近年来发展网络文学的系列举措。

未来已来?网络文学新生代入场

开幕式上,陆菁对中国作协、江苏省作协领导以及各位嘉宾的到来表示诚挚欢迎,表示举办此次对话会,是立足于一个更高的起点上,对苏州网络作家和苏州网络文学的创作情况,开展有针对性的把脉和指导,并期待苏州的网络作家自觉把艺术追求融入时代潮流,潜心创作,精心打磨,努力创造出更多以人民为中心的,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网络文学作品,为苏州文学创作攀登新高峰作出更大的贡献。

对话交流环节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与会嘉宾从不同角度对相关主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交锋。

此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将网络文学发展并确立基本形态的前20年视为“传统网文”阶段,将2015年后兴起并壮大的“泛二次元网文”视为网络文学写作的新阶段。大数据报告也已显示,用户群体的年轻化和网络文学、二次元产业的发展,使网络文学和二次元的结合已成为时下内容新趋势。

对话交流环节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主要议题包括:1、未来已来——面对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新发展;2、免费OR付费?——如何看待现在一些文学网站推出的免费阅读模式;3、如何发挥网络文学优势,走出一条网文现实题材创作的新路。嘉宾们结合苏州网络文学发展实际,从不同角度进行了讨论。

未来已来——面对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新发展?

“数据库写作”、“人工环境”、“梗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在当下网络文学潮流中观察到的有趣现象。“数据库写作”的概念源自日本学者东浩纪,他认为生长在后现代语境中的新一代年轻人在消费漫画、动画等文化产品时,看重的不再是作品中完整的宏大叙事,而是构成角色设定的一系列能够激发受众无限爱意的“萌元素”。这些“萌元素”经过拆解、遴选和组合,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数据库。读者对这些人物形象的阅读和消费,实质上是针对这一数据库的消费。它指向的是一种图形化、影像化的接受方式。

2015年,根据中宣部和中国作家协会关于进一步做好网络文学创作研究工作的相关要求,不断加强作家协会与网络作家之间的联系和交流,促进苏州网络文学健康发展,苏州市作协成立了网络文学分会。市文联、作协在创作签约、职称申报、读书培训、采风交流等方面对网络文学加以引导扶持,将网络文学精品创作和人才培养逐步纳入到现有工作机制中来。近年来,苏州网络作家创作成果喜人,2018年有4人入选第三届橙瓜网络文学奖
“百强大神”,1人入选“年度十大作品获奖名单”,2019年3人入选第四届橙瓜网络文学奖“百强大神”。

关于网络文学写作的潮流转向,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在会上提到这么几个概念:一是数据库写作,这一概念最早由日本学者提出,描述90年代成长起来的日本年轻人对文化产品的一种新的阅读接收模式;二是人工环境,可以理解为设定,是一个人工建构规则的世界;三是梗文,梗用一个词涵盖了一个巨大的信息段。“我在研究这些新的网络文学写作潮流中发现,文字媒介可能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来说可能是一个障碍,文字不够用了。”

“人工环境”则是由作者建构出的,质料、元素和基本物理原理与现实世界不尽相同的世界设定及其规则。它深刻体现了电子游戏对网络文学的影响。

此次网络文学对话会的举办,对加大苏州网络文学对外交流深度与广度,进一步激发苏州网络作家队伍创作潜能,不断增强竞争意识与创新能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技术上的冲击究竟会给网文带来什么影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去年提出传统网文的概念,她把传统网文理解为“起点”模式,它大体参照原来文学传统中的叙事形态。而随着技术的发展,未来可能有更多的表达方式进入到网络文学当中。“我的悲哀在于,我清楚地看到了这个限制,我最多能研究传统网文。我觉得我的生命形态不同了,他们是5G带宽,我可能不能真正的理解。”

“梗文”指的是在行文过程中以“梗”为核心要素的小说。“梗”与“用典”和“成语”类似,都是用一个极短小的能指去涵盖信息量极大的所指。高寒凝表示:“‘用梗’是当下年轻人日常交流尤其是网上交流时惯用的表达方式,每个梗内部都浓缩着巨大的信息量,甚至是完整的亚文化社群知识。这似乎暗示着,文字媒介所能提供的‘带宽’,已经不再适配这种高信息含量的交流方式,也有必要从4G升级到5G了。”

这样一种关于“迭代”或“转型”的看法,在会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北京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许苗苗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了对两种媒介接收模式的理解,“我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面临的不是文字的消失,或者文字成为障碍,而是说文字的障碍不存在了。文化的意象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在各个文化群体之间传承。这不是一种迭代关系,更可能是一种多样化并存的状态。由于每个人的兴趣是有限的,我可能会过滤和选择一些东西,但并不说明其他的东西我不能理解。”

从上述三个视角出发,高寒凝认为,文字媒介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可能已经构成障碍,而网络文学的创作者们,也正自觉或不自觉地突破着文字媒介的界限。“据此反推,我们也可以将‘传统网文’理解为某种与文字媒介相匹配的、使用文字媒介已足够完整展现创作理念、传达创作意图的作品序列。”

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网络作家跳舞认为今天讨论的“带宽”不是一个新概念,十年前3G转4G就有过样的争论。他用一个例子来反驳这种焦虑,“网络文学第一次用户大爆发是什么时候?是2005年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把盛大游戏的用户导入到网文市场。游戏天然是图像化影视化的,为什么人们会从一个更丰富的娱乐方式回到文字?”他认为不能光考虑技术对网络文学的影响,还要把它放到创作成本、创作周期等更复杂的情境下来思考它的发展。

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著名网络作家跳舞回应道,“传统网文”作家也在与时俱进,无论是“抛梗”还是“颜文字”都是他们在今天文学表达中的自然变化。“如果强行在这里做一个分类的话,那么当下永远是新的,过去都变成’传统’了。现在大家都盯着5G,可我们忽略了网络文学另一个很大的优势——成本。相比于影视、音乐、游戏,网文的优势在于作家可以相对容易地制造出产品,这个成本优势如果不被削弱,网文市场就不会在5G下削减。”

吴正峻也就“梗文”能否成为一种趋势提出质疑,“梗文不能说就是一个未来的趋势,只能说是网络文学里面新增加的某种类型或写作模式,因为网络文学本就是最具有创新活力的文学,其网络性、创新性和时代性特征注定其会不断出现新的类型和题材,这是叠加而不是迭代,何况年轻的读者也在成长,他们的阅读趣味也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而变化,所以,无论何种写作手法的创新,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内容。”

免费or付费?谁来为普通读者免费买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