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妈突然问我,“你和然然怎么样了?”

图片 1

  我抬头看了眼母亲,随又低头默默吃饭不语音。

文/double      封面/eva

  母亲又道“然然是个好孩子,马上就要回国了,你到时候一定要去机场接他。”

这段时间真的很忙,忙着出差,忽略了晓雯。她公众号的文章我没时间仔细看,只是她发的每一篇我都会写上评论告诉她,我在哪儿出差。

  “你俩也算青梅竹马了,然然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也大了,你要是能和他在一起,我就放一百个心了。”

每一次出差回来,我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带着晓雯去喝咖啡。我想看看她,听她说说话。

  “妈!”

晓雯也很忙。本职做会计。她还有兼职,在琴行带孩子练琴,如果不是她朋友回老家,她还会兼职卖红酒。她还有时间写文章发公众号,写的多是些书评。

图片 2

对啊,她还有时间看问我借得书。我不得不感叹,年轻真有活力。每次我约她喝咖啡,她都会展现给我她的笑,跟合欢一样的笑。

  “这孩子,行行行,害羞了,妈不说了。”

终于配合总公司的审计走完我们大区的各个分公司,我又约了晓雯来到了猫窝咖啡。

  “妈,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两个小时,我们只谈论她最近问我借的书——了不起的盖茨比。在黛茜和盖茨比是否有感情这个观点上,我们意见不统一。对于他们两个的感情作者写的模棱两可,我也没有去深究抠字眼,只是看个大概。但我特别喜欢看晓雯因为一本书或者一个角色跟我起争执,喜欢看她面红耳赤的样子。这两个小时对我来说就像几分钟一样。

  “就吃这点?现在的年轻人啊,就知道爱美,也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

晓雯没争辩完,急着要走。

  说着妈还摇了摇头。

“我送你吧。”

  我关上房门,无力地靠在门上,缓缓蹲靠在门旁,双手无助的捂住双眼。

“好啊,我还没跟你讨论完,黛茜对盖茨比是有感情的。但是不想坐你的车。”晓雯因为争辩,脸上的红潮还没有退去。

  泪水肆意流动,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打车送你,我把车停这儿。你慢慢跟我讨论。”我笑着看着晓雯红扑扑的白净的脸。

  我不敢发出声音,我怕妈发现。

“不用打车,我带你做公交车。”晓雯想想,“你回来可以打车。”

  李浩然……

公交车上,晓雯坐在我旁边,她的长头发被窗外的风吹起来,拂过我的脸,很痒。

  其实他早就提前回国了,他说想给妈一个惊喜。

我看了看凝视着窗外景色的晓雯,侧脸的她真美,让我有种想吻她的冲动。一路上,我们并没有讨论一句黛茜和盖茨比。

  我应了,那天去机场接他,从不化妆的我精心的化妆打扮,竟花了两个小时之久。

看着晓雯我想起了当年的林怡,曾经的林怡也是个快乐的女孩,也是个喜欢和我争辩得面红耳赤的女孩。

  我的好朋友阿凌还一眼暧昧地看着我说“怎么?怎么着你们也是有十五年感情的青梅竹马,肯定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还打扮什么?”

  “你懂什么,女为悦己者容。”

林怡家境很好,是个娇生惯养天真无邪的南方女孩。

  “去去去,现在就开始秀恩爱……”

那年,我们两个在图书馆,因为一本书起了争执。我现在还记得那本书,呼啸山庄。

  那之前,我相信,他回国,我们在一起,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凯瑟琳是喜欢希斯克列夫的。”

  当我赶到机场,看着一个女孩亲密的搂着他,女孩凑在他耳边似在说什么话,他满眼温柔……

我望着对面桌的那个美丽的女孩。她甩甩头发,合上书,扬着尖尖的下巴,跟旁边的同伴说着自己的看法。看着她的骄傲,我突然间想跟她搭话。

图片 3

“不对,凯瑟琳喜欢的是金钱,瞧不起贫穷。”我盯着女孩一字一句的说。

  我呆了,那一刻,我只想逃走,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

女孩愣了一下,接着我们便进入了无休无止的辩论。

  我准备转身走开时,他快步走向我“嘿,老朋友,好久不见你认不出我了?”

我喜欢上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叫林怡,那年我大二,她大一。

  我怎么回不认识呢?你给我发的照片,我每天晚上都会翻来覆去看很多遍,怎么会认不出你呢?

林怡对我忽冷忽热,我感觉出来她喜欢我,却又不肯完完全全的喜欢我。

  他牵住那个女孩的手,一脸幸福的对我说“我女朋友,夏晴。”

有一天,她找到我,泪流满面的跟我说,要做我的女朋友,我当然欣然同意,但却不知道为何她会哭着对我说。

  女朋友?原来这么多年只是我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罢了……

我们相处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我们总是以她的意愿来判断我们的这段感情是对还是错。我有时候会想,林怡是否真的喜欢我。我那时候并不敢问,我怕她说不是,我希望她是喜欢我的。

  “你……你好,我是顾冉。”

“魏然,我们分手吧,我喜欢的是我的师哥。他毕业了,要去旅游,准备带上我。”林怡一句话,将我所有的希望全部打破。

  “很开心见到你,我唱听浩然提起你呢。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对吧。”

暑假之后,林怡回到学校,天天闷闷不乐,我经常关注她,但却碍于面子没有问她为何会如此落寞。有一天,林怡突然约我去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