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泗水河边等你

“我以后叫你然儿,好吗?”“好呀。” 甜甜的一笑晕染着甜蜜的气氛。

邻家女孩就这样听从父亲的意愿和男方交往,后来父亲说你们结婚吧,对方家有两套房,还不错,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在这个城市拼一辈子也拼不到一个房子。于是邻家女孩就这样和男的结婚了。

  “对不起,大陆,我让你等了这么多年,让你受了很多委屈。”晚上,悠然躺在大陆的怀里哭泣着说。

转眼过了六年,十三岁的悠然上初中了。

毕业后她没有再读书,一个人回到这座城市打了两年的工,被她老公穷追不舍,最后决定和他在一起,嫁给他后回到了四线城市,住进他和他家人的出租房里,生了一个可爱的男孩。

  天堂里有爱情吗?遇见对你好的人没有哇?我和大陆结婚了,对不起你呀!对不起你呀!

“我知道,你上学比较忙嘛,还是学习重要”南山惊讶于然儿对他的称呼,这是在疏远吗?

男方长得真的很勉强,有先天父母给的,也有他后期自己的堕落。不愿意工作好吃懒做,不勤奋向上没有追求,连出门都不愿意换衣服换鞋子。

  大陆蹲下身去,从挎篮里拿出祭品,一一摆放整齐后,又斟满了一杯酒:南山哥,请你放心,我会让悠然幸福的!

悠然第一次见南山是在七岁。

阿雅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姐妹,她比我小几个月,我大舅的女儿,按理说我应该叫她表妹她应该叫我表姐,但是我们关系特别要好,从来都只称呼对方小名。

  “你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是怎么过来的吗?你刚走的时候,小山每天都向我要爸爸。当小山生病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深夜里把他抱到医院,那种孤独无助的痛,你知道吗?每年过年过节的时候,别人家一家人团圆在一起,快快乐乐,欢声笑语,而我在爸妈面前只有强装笑容。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孤单地躺在床上,那种寂寞……”悠然在南山面前有吐不完的苦水,有说不完的话题。

“然儿,你来啦。怎么那么久就没来找我呢”

我听了,心里一阵的难受,好好的一个姑娘,到底得罪谁了?为什么生活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上天要给她这样的安排?我无能为力,也只能安慰她,比起你的原生家庭,现在的生活不就知道过得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就吗?那就好好认真努力生活。

  可是,我更爱的是你呀!

悠然本就很难过,想起这件事更是无比委屈。她懂得以后尽量避免和异性接触。

我没有参加她们任何一个人的婚礼,有些是父母反对她自己偷偷结婚的,有些是那时我还太小,还有读书所以错过的。

  相拥坐在河边木椅上

也懂了男女之事。

这件事过了一阵子了,阿雅用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了电话,和我聊起了这些事的时候,她问我支持她吗?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自己连恋爱都没有谈过,一点经验也没有。

  悠然的心里大概有许多关于现实的顾虑吧,大陆自嘲地想。那就让他用实际行动向心爱的女人,向这个社会证明:他陆意的爱情不像时下那些小青年般寻求特立独行的片时激情。他是经过深思熟虑,下决心为那个悠然撑起一片天!

后来南山经常去后山的池塘边钓虾摸鱼,悠然也随之一起。我想,这就是悠然为什么喜欢吃虾和鱼的原因了。

今年她来找我,说和老公闹矛盾了,想出来透透气。那是我们时隔四年后的重逢,她带着孩子,依然一副瘦瘦小小的样子,二十出头的美好年纪,因为一心照顾孩子没有投资自己照顾自己,皮肤变得暗黄而无血色。

  做一对自由自在的鱼

“傻瓜,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你还那么小。”

莫名其妙地,我想起了很多个身边的朋友,那些早早把自己嫁出去的姑娘。

  等到小山上四年级的时候,大陆就不再是班主任,也不带小山的课了。悠然以为和大陆会渐渐疏远,不会再有来往了。可是后来事情发展并不像她预想的那么简单。

就这样,悠然到十八岁。

我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就结婚了?她很是懊悔地,因为不小心怀孕,不舍得打掉孩子。我听了,很想给他一个抱抱,因为一个孩子,就这样把自己下半生送出去了,还没来得及董事,就要逼着自己懂事,去成为孩子的妈妈。

  昨天是他爸爸的祭日,我带他去大考山公墓祭奠的,一下子忙忘记了,对不起。

嘿嘿……

素珍的婚姻除了爱情什么也没有,大小姐的她不知道有没有因此改变了很多,没有联系我也不得而知,只知道在微信群里有人问起,她都说过得很好。

  当悠然的手即将触到大陆的霎那,脑海里的虚幻蓦然被现实拉了回来。她尴尬地收回手,却不知放在哪好。

南山,你还记得我吗?

初中我开始懂事,自己去打小暑期工,那年没有和阿雅一起玩,后来我们的联系渐渐少很多,有的只是电话的几句无关痛痒的现况和问候。

  “对不起,我来迟了。”悠然匆忙中从泗水中学赶到泗水实验小学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那天由于悠然下午有课,请不开假。两点半开始的家长会,她整整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站在班级门口,悠然慌乱捋了捋飞扬的头发。

就这样,他们走散了。

初中毕业那年,阿雅和家人闹得很僵。原因是阿雅处了一个在外的社会青年,决定和他结婚,不读高中了。阿雅的父亲很生气,把阿雅赶出家门,说不再认她做女儿了。

  悠然和大陆的婚礼是在嘉禾酒店里举行的。由于他们都是再婚,因此婚礼很简单,参加婚礼的宾客都是双方的至亲。四桌人,没有婚庆,没有音乐,没有鲜花。悠然穿了一身洁白的婚纱,脸上化了妆,娇艳妩媚,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几岁,一点不比那些初婚的姑娘逊色。岁月的铅华,只给她增添了些许成熟的风韵,顾盼间,安然知足的笑容是那么的得体,让人有种如沐春风般的舒畅。

可惜只是个梦。

为年轻的冲动付出了代价的小小

  从那天以后,悠然再也不让小山到大陆住处补习功课了。自己有晚自习时,就把小山送到父母亲那儿。她在QQ里把大陆拉黑了,手机里把大陆的号码设为拒绝接听。她想把大陆彻彻底底地忘掉。

有一次,悠然在家门口听到他的声音,立刻把门关上。听着路过的南山和朋友的说笑声。快听不到声音时,悠然出来,凝望着南山的背影。他,又长高了……

图片 1

  “啊,南山,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回来了呀?这么多年,你到哪里去了?你可知道,我日日夜夜在想你吗?”悠然想从床上爬起来,可是怎么也爬不起来。

悠然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常常会去找南山的妈妈聊天,悠然有时也会跟去,七岁的悠然好奇心很重,瞧着南山家的日式装饰,动瞅瞅,西望望。南山有许多姐姐,还有一个远房表弟,所以屋内的东西虽多却不乱。有很多悠然没见过的玩意儿。悠然虽很好奇,却也知道不乱碰。看着屋里玩游戏的南山,悠然也很想玩。却不敢也不会,只在一旁看着。

她和她老公就是在第一次见面后就这样开始交往的,那时候父亲也在场,听说对方有两个房,亲自看了房产证的名字,证实后二话不说就让女儿和男方相处。

  没事,天堂里很好,像人间一样,有花有草,也有大街小巷,超市,饭店,茶社,KTV……

“你想玩吗?”悠然盯着南山,这是她第一次那么认真的看别人。他长的很耐看,是那种越看越好看的类型。第一眼,悠然便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南山望着眼前的女孩,皮肤白皙,鹅蛋脸,眼睛圆溜溜的,头发有点泛黄,看上去真像个芭比娃娃。这是南山对悠然的第一印象。

还能说什么呢?就如妈妈说的,自己选择的路,哭着也要把它走完。

  转身后,走出校门,南山一下一下地把体检报告撕碎了,扔向了风里,仿佛这样就能撕碎他身体里的癌细胞一般。

我很想你!

但无论怎样,结婚后的她们就从此和还在读书的我断了联系,我偶尔从亲朋好友那里得知她们的现况。

  星光里相拥在紫藤架下

文/悠然见南山ll

昨天想起了小小,我一个初中的好朋友,她现在已经是一岁孩子的妈妈,今年才20岁。

  在泗水边等你

“我,可以玩吗?”悠然轻声得说,然后小声道“可是我不会”。“没关系,我来教你。”悠然和南山就这样认识了。

初中后小小离开了这座城市,回她姑姑那里职业高中,她说比起她自己的家,在姑姑家更要快乐一点,比起亲生父母,姑姑待她更好。她姑姑在四线城市,后来小小在读书的时认识了她现在的老公。

  采摘盛开的月季花为你添芬芳

留下的是南山苦涩的一抹笑。

她是一个出生很贫寒的女孩,她出生的地方在一个很落后的农村,据说那些泥泞的路连车都开不进入。

  南山,南山,我该怎么办?躺在床上,悠然一遍又一遍呼唤着南山的名字,希图以此来加牢心中的那道锁;南山,南山……悠然带着呓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她似乎淡忘了他。从十四岁时,她就没再见到他了。即使她们离得很近,却从来没有见过彼此。四年的时间里,那么小的城市里,连偶遇过都没有过。

嫁给一张房产证的邻家女孩

  “小山真乖,妈妈不饿,你先吃吧,吃完了好好做功课……”悠然的鼻音里带着微微的哭腔,怕儿子担心,她已经轻轻地拭去了眼角的泪痕。

悠然多想再遇见南山一次,对他说:

素珍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虽然不是独生子女,却享受着来自爸妈无比的溺爱。

  嗯,我知道,我也是老师,这方面我懂。悠然沉默一会,发来一条信息。


一开始就是一场交易,一方要钱一方想抱孙子,刚好各取所需。这样的婚姻,是不是也很好?反正快不快乐,谁都不知道。

  许多年过去了,悠然就这样一个人守望着她逝去的爱情。她坚信,她与南山的爱情是经得起时空和死亡的考验的。她给自己的心安了一道门,一道谁也进不去的门,然后重重地落了锁。那门里,有过她与南山的甜美过往,她对爱情的所有憧憬。

九岁的悠然和十二岁的南山

岁月逐渐在她们年少轻狂的脸上画上了烙痕,变得不再是从前的他们,她们过得怎样了呢?

  “悠然,你还是留下吧,这么大的雨,你走我不放心。”雨夜,给了大陆无与伦比的勇气,悠然身上淡雅的体香更让他忘乎所以,他紧紧地抱住了闯入自己怀抱的小女人,抱住了他渴望了许久的温暖如玉的身体。以前大陆都是叫悠然“姐”的,这是他第一次叫悠然的名字。

南山是悠然的邻居。南山住在一楼,悠然在二楼。很小的时候,悠然很乖,很听话,却在五岁时因父母离异,悠然变得不爱说话,没有朋友,喜欢一个人独处。七岁的悠然看着刚搬来的邻居家的男孩,眨着大大的眼睛一副迷茫懵懂的样子。

但是我想,阿雅一定也很难过,这件事在亲朋好友那里传开了,都是说她的不是,她一定得不得任何一个人对这份感情的支持,所以我说,我支持啊,你是我姐妹,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那怎么行!”悠然一口拒绝,回身的时候,猛地撞到了大陆的怀抱里。一股久违的男性气息排山倒海般地向她袭击过来,悠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莫名地狂恸起来。

“南山,我,我以后不能经常来找你玩了。”

结婚后邻家女孩的父亲又对男方说,女儿之前读书花费了很多钱,现在嫁给你了,是不是要给点回来?男方母亲没有说话,就把钱给了。

  可是什么呀,是因为爸爸吗?他走了那么多年了,你为他守了这么多年,也对得起他了。再说等你老了,也需要有个伴的……小山滔滔不绝。

文/悠然见南山ll

我偶尔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她的现况,发的自拍活脱脱像快三十,明明才二十出头,却有了皱纹,我不禁心疼起来。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悠然发烧、感冒了,人也一下子憔悴了许多

南山,你还记得我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嫁出去的阿雅不久后生了孩子,从此她的世界就是围着孩子转,两年后她又生了一个孩子,也领了结婚证,从此做了全职妈妈,每天柴米油盐纸尿裤,而我的高中生活却是语数英,就算勉强聊时时热点也发现价值观完全不同了。

  这次悠然没有抗争过南山,他们的房子保住了。

十一岁的悠然和十四岁的南山

下面我来分享一下来自身边的故事,我身边那些早早把自己嫁出去的姑娘。

  “哭什么呀,我不是好好的吗?”南山依然微笑着。

悠然本就是很害怕别人的眼光和批评的人,以前还有南山的鼓励,现在她又只有自己了。仿佛所有她在意的人都要慢慢离开……

然而她很内向,辜负了父亲的期望,最终还是在毕业后由父亲亲自为他找相亲对象。

  “我们离婚吧,房子归你,小山……小山,也归你!”南山在一阵沉默后,站直了身子,背对着悠然,一字一句地下着决心。

不知道南山偶尔会不会想起悠然?

她说她有点后悔,老公很好玩每天下班和朋友去喝酒唱歌到三四点,孩子也没有抱过几次,婆婆他们也什么也不管不问,自己照顾孩子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他们也没有怎么主动给过孩子买东西,孩子都是小小自己一手带大的。

  “亲爱的,生日快乐!”南山放下小提琴,夸张地做了一个侍者的动作,把愣在门口的悠然迎到了餐椅上。

“南山哥哥,老师说女孩子不能和男孩子一起玩,怎么办呢,我是不是不能和你在一起玩啦?”然儿一脸纠结。“别听老师乱说,老师都是骗小孩子的”“是吗?”“当然啦”“耶,太好了,我又可以和南山哥哥一起玩了。”

她说“女儿幸福就很好了,她说她现在很开心。虽然男方什么也没有,但是男方在为女儿一点点努力,去学做咖啡,参加一些制作咖啡的比赛,我们都看到他在努力,认真学习认真工作。”

  家长会结束后,悠然失魂落魄地回了家,她无心再去批改作业,无心准备晚餐,甚至忽略了儿子小山的存在,独自儿到卧室里躺在了床上。

“然儿,你学习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虽然我的学习也不好,嘿嘿。”南山尴尬的挠了挠头。“在然儿心里南山哥哥可是什么都会哦。”儿时的悠然,对南山充满了钦佩。

阿雅的男朋友听了,很是生气,说要找一群人马过来打他,被阿雅制止了。阿雅从此就住进了男朋友家,除了不够年龄领不到那个结婚证外,活脱脱就是男方家的媳妇,洗衣做饭照顾下班回家带老公和婆婆处好关系。

  第二天,悠然重又神清气爽地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和生活中。似乎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一切。

女儿家的心思,总是难猜。

不知道邻家女孩是不是真的快乐,但我看到男方很快乐,每天悠闲在家,抱着美女,住这父母打拼下来的房子,生活根本不需要花多大的力气就可以过得很好,为什么小龙女费力?

  多年来,悠然就是这样煎熬过来的。虽然如今的社会上流行找情人,找性伙伴,但她不会这样去做。她想要的是那种一生相守、忠贞不渝的爱情。

后来悠然性格变得开朗了许多,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淘气爱笑的她。这一切,都是因为南山的存在。

小小是我初中的好朋友,她在她的原生家庭里过得一点也不快乐。她们家很多兄弟姐妹,父母关系不好,家庭也不算富裕,父亲还有外遇,那时她总会跑来我家,说可不可以在我家呆一下,她没有地方可去了。

  “哦,那真可惜,我做了他最爱吃油焖大虾,回头就不好吃了。”南山接着话锋一转,又开心地说:“寿星今天是宝贝,快许愿吧!”

七岁的悠然,对十岁的南山,充满了崇拜和仰慕。悠然总是笨笨的,什么都不会,但是却很爱笑,脸上总是笑嘻嘻的,让别人一看就心生喜欢。南山虽只比悠然大三岁,却样样精通,很聪明,旁人看起来很难处,对悠然确实温柔许多。

小时候我特别羡慕素珍,她拥有的所有玩偶都是随便开口就可以得到的,她家永远都会有很多为她准备着的零食,她爸妈会认认为为她操办生日。

  病痛的折磨,让南山枯瘦如柴,面色蜡黄。在癌细胞吞噬了所有的健康细胞后,他的生命已经濒临绝境了。

一向主动跑来找南山的悠然,渐渐不找他了。南山知道悠然上学比较忙,所以也没去打扰她。可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来……

她说,如果老公继续这种下去,她很想带着孩子离婚,可是她的身份证不见了,回到家妈妈不给她进门,她不知道以后自己要怎么走下去。

  哦,那不是理由,要督促孩子按时完成作业,不要让他养成坏习惯,坏习惯一旦养成就不容易改掉,会影响他的一生的。

图片 2

嫁给爱情,没有面包素珍

  悠然在南山的期盼中,双掌合十,紧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两颗晶莹的泪珠不听话地流了出来。

“嘿嘿哈哈”……一阵清澈的嘻笑声伴着欢快而轻盈的步伐,黄金色的田野里,两个孩子打闹奔跑着……女孩和男孩在河边坐着,女孩羞红的脸蛋上春心荡漾。一缕风拂过秀发,男孩望着眼前羞涩的人儿,轻轻地抚摸耳边被风吹乱的头发。

在婚姻里失去了自己的阿雅

  幸福,祝你幸福……今天,他们每个人都在想着说着“幸福”这个两个字,就跟当年悠然与南山结婚时一样。他们习惯了用这两个字来评判生活的质量,测量人心的温度;他们也习惯了把最美好的愿望寄托在这两个字上,给最亲的人一种慰藉。

七岁的悠然和十岁的南山

听说每个富养的女孩最后都会愿意嫁给爱情。素珍大概就是个例子。读完高中后素珍就结婚了,和比自己小两岁的男孩,虽然什么也没有,但是很爱素珍,看素珍的时候一脸温柔,也是一个特别帅气的小伙子。

  在泗水河边等你

“我,我……对不起”说罢,便快速逃跑了。

后来的我们就这样,渐渐从无话不说到了无话可说,干脆就不再联系,毕竟走得越来越远了。阿雅现在已经出来工作了,毕竟孩子要上学要开销,老公也不是很有钱很有能耐,一个家总得要两个人撑起来的。

  他们由小山的学习成绩,在校的表现,谈到各自学校的工作环境。反正大陆有话无话地找着说。悠然礼貌地和他交谈着,毕竟是自己孩子的老师,也不好怠慢他,再说大陆的谈吐、长相也不讨人厌。

这是长大后,悠然常常梦见的一个场景,也是悠然想表达的心意。

来自业余手绘,婚纱设计

  “南山,你动过咱家的房产证吗?”医院的帐单又下来了,而这次,悠然无论如何也筹集不到钱了,只得把主意打到了房子上。可家中的房产证却不翼而飞。

没了南山的日子,悠然又变得不爱说话了,常常一个人坐在窗前,望着天上的弯月,数着星星,一下午就这样度过……

后来男方母亲和我母亲聊天的时候说,如果女方没有生到儿子,我就不管她了。我和妈妈听了,都为女孩担忧了起来,但这毕竟也是别人的事,自己的选择,就要自己负责。

  那时候小山在县实验小学上学三年级,大陆是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师范生,做小山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

悠然时常会想起南山,却不管多想,都不敢去打扰。

只是这么心疼邻家女孩,以后的日子,可能快乐减半,希望你能为自己人生做一次主。不要不负责把自己一生推送出去,不要这么早就把自己嫁给力一张你或许可以自己奋斗的房产证。

  (六)

图片 3

女的长得亭亭玉立,身材均匀,比男的高差不多两个头,皮肤光滑,披着至肩的秀发,怎么看都特别顺眼。只是女的不怎么爱说话,一副很乖乖女的样子。

  “他……想他外婆了,我就送他去了……”悠然露出一个隐忍的笑容,温柔地解释着。

我很想你!

这一切都是我童年没有的,渴望的。素珍的童年过得很幸福,这样的爱也让她特别有自己的脾气与个性。

  南山摇了摇僵硬的头颅,哑着嗓子说:“你——还年轻……”

是没有缘分吧

没有成年,但双方父母还是给他们隆重操办了婚礼,请来了很多的亲朋好友,素珍穿着婚纱,一脸幸福小鸟依人靠在新郎肩膀上。

  老天,你开什么玩笑?在悠然心如止水的时候,竟把这样一个“南山”送到她的面前。悠然不由自主地向大陆走过去,伸出手来,想抚那张清秀的脸颊,她想问他是不是都好了,身体还疼不疼?多少个夜晚,出现在悠然梦中的南山都是生病的样子,他没有在她面前喊过一句疼,可她就是知道他是疼的,很疼,疼到她的心里。

悠然坐在教室里,趴在课桌上小声的哭泣着。她不知道怎么就和南山成了这样。大概是青春期女孩的敏感和人们难听的说道声。四周的邻居常常指指点点说三道四,邻居都以为她们在谈恋爱,说声更是难听了点。常常对小孩说,“以后可千万别学他们,小小年纪不学好”

现在的她,依然在柴米油盐里为一个家努力工作着,偶尔不知道从哪里会听说她和老公闹矛盾,偶尔也会听说她在外工作很想念家里的孩子,快不快乐,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大陆看出了她的窘迫,忙伸出右手与其相握。“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好名字!”

不久,南山搬家了。南山没有告诉悠然,悠然也没有去问。就这样心照不宣的离开了对方的生活。

可是如果让我回到过去,我一定不会再对阿雅说这样的话。听说现在的阿雅过得很不好,我们已经没有联系,微信从来不说话,从此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随着大陆慢慢把酒洒向墓阶,不远处的白桦树发出哗哗的响声,好似也在鼓掌,给他们送来一份祝福!

“我,我知道,我就是喜欢南山哥哥。”

初中的时候阿雅是他们班的班长,我们还有联系,她会告诉我,哪个男生对自己有好感,哪个男生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她们如何躲过老师同学,在校园的小树林里接吻,阿雅什么时候偷偷把他带回家之类的。

  (二)

“我,我……”女孩不知如何开口,正纠结着。男孩温柔的对女孩笑了笑。“我,喜欢你。”女孩憋红的脸在说出这句话后轻松了许多,心想:呼,终于说出来了。男孩木纳了一下,随后面带笑容。

后来她和她姐姐说,她很后悔自己这么早就嫁了,踏进他家门的那一刻,她就没有了自己的生活,从此生活都是老公婆婆和孩子,本来还可以奋斗的年纪,却早早放弃了那么好的年华。

  “Nan shan, will you give yourself to Nan Ran, to be her husband, to
live with her according to God’s word? Will you love her, comfort her,
honour and protect her,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be faithful to her,so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
(”南山,你愿意娶悠然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南山新家的地点,离悠然很近。走路五分钟就到了。悠然从奶奶那听道南山新家的地点,却从没去过。她想,就这样,挺好的,不是吗?

男的长得肥肥矮矮,皮肤暗黄还爆痘痘,经常爱穿拖鞋和花纹短裤到处走。二十多岁却拥有一个不该是这样美好年华拥有的所有美好。

  大陆最终还是不忍地放开了她,谁曾想,悠然反手就甩了大陆一个巴掌!那清脆响声,震住屋内的暧昧,也震住了有情与无情的两个人。

最后,好姑娘,愿你嫁给爱情,愿你出嫁之前,认真为自己想更多,对自己人生负责。

  激情之后,悠然满足地睡着了。这么多年她真的是太累了,今夜她也该睡个踏踏实实的觉。大陆把悠然搂在怀里,怜惜地望着悠然,幸福地地笑着,不一会也睡着了。

她的朋友圈最多的照片都是她的两个孩子,孩子很大了,准备上学了,她的封面是和老公的合照,但是却没有一条朋友圈发过关于老公的一丝一点。

  发完这条信息,悠然就下了QQ,她不想让一个长相相似南山的人扰乱她的心,影响她和南山的爱情,影响她正常的生活。大陆还想说点什么,悠然的头像突然一晃,又变墨黑变静止了。

小小很瘦弱,很害羞,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孩,在班级的成绩一般,好朋友也不多,但是很善良,不懂如何拒绝别人。在我眼里,她就像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小猫。

  “不!”南山似乎被一阵大雨淋醒了一般,抖落着身体上的寒意。“别告诉她!”最后的话,他是低吼出来的。

阿雅四年级就谈恋爱了,五年级就没有了自己的初吻,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是爱,但是对阿雅就是一脸的崇拜,觉得她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女生,所以才会拍那么多次拖。而我在城市读书,教育特别严,整个小学几乎没有什么谈恋爱现象,我也很乖,心里只有第一名。

  婚礼结束后,悠然和大陆送走了亲人,来到了位于县城西郊的大考山公墓——南山的长眠之地。

但她还是读了昂贵的大学,虽然是专科的大学,她父亲说,女孩子不读点书,很难嫁得好。她父亲希望她在大学里认识一些同学交几万块上学的富家子弟。

  可她的心却异常的压抑,尤其是看到木偶般任人摆布的大陆后,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她说不出祝福的话,她甚至没等婚礼结束,连招呼也没打就提前急匆匆地走了。

后来我和素珍再无联系,倒是她妈妈,和我妈妈总有很多的联系。讲起女儿的现状,她妈妈也是一脸知足。

  在清凌凌的河水中让身心飞翔

曾经我们很要好,每一年暑假都会相聚一次,不是她过来我家住一个假期就是我跑去她家玩一个假期,我们什么都聊,也算是没有秘密的姐妹。

  生活虽苦,悠然却没有把自己折腾成黄脸婆。衣服虽然不是新的,也没有时下流行的款式,但穿在她身上得体、大方;化妆品尽管不是什么名贵品牌,也没有多重“覆盖率”,但她皮肤底子好,加上待人温和,依然楚楚动人。

  这似乎是个很不错协定,他们的合作终于减轻了悠然的心里负担,悠然脸上开始有了轻松的笑容。小山的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晚风轻轻地把悠然手中的花香送到冰冷的墓碑前,墓碑上的南山微笑着看着悠然,似乎在说:亲爱的,祝福你终于找到幸福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