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他更加不知道,他此生最后一个女人将于十五年后来临他只顾得上坚信自己前程似锦,不知道她那时正专心的注视着插在摇篮杆上的一只风车,她的窗外就是他们二人的故乡,绚烂的油菜花盛开到了天边去。

     
喜欢上笛安写的作品,完全是一种缘分。之前看过她写的《宇宙》,被她那种细致入微的文字打动了,还有她那散文化讲故事的思维方式。比如《宇宙》开篇就是“其实我还有一个哥哥”,之后事情的真相再慢慢地被揭发。上网搜索她写的《南方有令秧》曾经获得超高人气,这也是她首次创作历史题材的小说,所以回到家,最先看的书就是这一本。笛安说过,所谓历史,既不是我们都念过的那些课本里冰冷冷的“压迫和被压迫”,也不是随处可见的“穿越戏”里那些完全用现代人的趣味解释甚至消费古人的桥段。笛安在故事中完整地还原了古人的价值观,创造出那些在我们完全陌生的价值观里树立起自己的行为准则的人物们。这是比较难做到的,因为在虚构人物们的困境时你是不能运用现有的逻辑思维。我认为笛安做到了!

       
故事发生在明朝万历年间,徽州商户人家的女儿令秧,在自己十六岁的时候嫁入休宁唐府做填房夫人,不久便死了老爷,族里人为了贞节牌坊,像灾民求雨似的要她死去。也许是命不该绝,在一位门婆子的帮助和谢舜珲的策划下,靠肚子里怀上的一个孩子而保住性命,从此为了得到一块贞节牌坊而踏上了一条凶险之路。作者用笔尖的力量写尽明朝一个宅院里的悲欢离合,没有冗长复杂的宫斗式剧情,她纯粹只是写了一个女人,然而令秧代表着千千万万个女人。这是封建时代女人的悲剧,这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虽然网上有一些评价,认为故事结尾的节奏有些快了。但这本书有好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笛安能把一些小小的事物描写得十分精致。比如窗户上的木雕——“窗子上的镂空木雕是喜鹊报春,角落里有朵花因为遇着了窗棂,只刻了一半,她手指总会轻轻地在那半朵花上扫一扫,木工活儿做得不算精细,原本该有花蕊的,可是因为反正是半朵,做这窗户的工匠就连花蕊也省去了,就只有那三两瓣花瓣,她也不知为什么,就是看着它,觉得它可怜。”还有她对人物意识、欲望、性格等的描写,特别有魅力。比如这一段对令秧的描写——“她喜欢倚着楼上的栏杆,托着腮,朝着天空看好久—-本来空无一物,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猝不及防地嫣然一笑,像是在心里给自己说了个笑话。”这是我写作上一直难以突破的。

梁妮儿就这么没了,她是被她男人给活活虐死的,村里人都知道,可是,这是老梁家自己的事情,老梁家自己家里的都认命的不说啥了,旁的人更不会去多管闲事的,毕竟,嫁出去的女娃子,本来就是别人的了……  

2、戏台上的故事浸泡在晚霞里,就好像被落日不小心遗留在人间的。既然遗落在人间,便由人间众人随意把玩。这些看戏的人,所有的人都不计前嫌,所有人都同仇敌忾,所有人都同病相怜。只是,没有人会真的跟这出戏相依为命。

梁妮儿死的时候还不到十八,村里几个婆姨帮着她娘给她洗身子的时候,没有不抹泪的,大家都骂她那个男人忒不是个东西…… 

3、令秧是爹娘的宝贝,尤其是娘,看着令秧终结了她对生命的恐惧。病入膏盲的时候,娘甚至不再那么怕死。她只是平静地把令秧的小手放在嫂子手里,用力地对嫂子说:照顾她,千万嫂子知道这句话的轻重,恭顺地回答:我知道。

梁妮儿身上没有一块好皮肤,烟头烫的、剪子戳的、水果刀拉的、螺丝刀子捅的、皮带抽的,还有各种形状怪异的青紫,一片连成一片的,都看不出来本来的颜色了,就连下面都被戳的稀烂,那肮脏不堪的腐肉就那么一条一绺的耷拉在外面,无言的诉说着梁妮儿这两年来遭受过了什么……   

4、她知道自己的头发很美,浓密,漆黑,像房檐上的冰凌突然就融化了,拢在手上厚实的一捧,从小,嫂子在帮她梳头的时候都会看似淡淡地说:发丝硬,命也硬,嫁不到好人家。

梁妮儿是老男人花二十万从自己爹娘手里买来的,梁妮儿家有个游手好闲的哥哥,二十大几的爷们儿也不出去干活,成天里就靠爹妈养活着,还有个因为脑瘫而腿脚不灵便的弟弟,梁妮儿家缺钱,缺钱给她哥哥娶婆姨,缺钱给她弟弟看病,缺钱给爹娘过好日子,所以当这个大梁妮儿二十多岁的老男人说看中梁妮儿给他家二十万要带梁妮儿走的时候,就梁妮儿娘自己哭着喊着不同意,其他三个爷们儿都是兴高采烈的——梁妮儿爹高兴这下家里有钱了,大儿子能娶上婆姨,小儿子能看上病了,自己能喝上小酒吃上肉了;梁妮儿的哥哥高兴,这回自己有钱盖房子娶婆姨了;梁妮儿的弟弟高兴,这回他有钱治病了。梁妮儿娘的哭喊,在被自家汉子一顿暴揍以后也渐渐的没了,至于梁妮儿自己的想法呢?没有人在乎,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未来幸福的小日子里,就连村里人也没有不知道的,好多女娃子都羡慕梁妮儿有福气,嫁了一个有钱人当婆姨,岁数大点的怕啥的,岁数大的知冷知热的,知道心疼人……

5、这么多年,他终于明白,他究竟是因为什么如此看重她,过去的总结都是不准确的,并不是她天真,不是因为她聪明而不自知,不是因为她到了绝处也想要逢生真正的答案不过是,因为她无情。

梁妮儿哭也哭过了,闹也闹过了,求也求过了,死也死过了,可梁妮儿爹说:你就是死,也得死你男人家里……梁妮儿的哥哥弟弟每天就看贼似的看着她,生怕一错眼儿,二十万就这么打水漂了,梁妮儿娘哭着拉着她的手,一遍一遍的念叨:妮儿,娘对不起你啊,妮儿,你别怪娘啊,娘么办法,你哥还等着钱娶婆姨,你弟还小,得治病,得念书呢,妮儿啊,你要怪,就怪自己不是个男娃,你也别恨你爹,你爹也么办法嗫,人得认命,妮儿……    

6、殿试及三甲,入翰林院的那一年,唐简不过三十一岁,踌躇满志,难忍再恰当的年纪得了意,无论如何都会有股倜傥他并不知道那其实就是他一生里最后的好时光。

梁妮儿认命的嫁了,嫁给这个能当她爹的老男人,出嫁的那天,老男人在村里摆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席面儿是大城市里的厨子来做的,值老鼻子钱了,据说把全村儿的地都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整个村子里都喜气洋洋的,梁妮儿爹和哥哥、弟弟也都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从此在村里抬起了头,只除了哭的死去活来的梁妮儿娘和面无表情的梁妮儿……  

7、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死亡就像是平仄和韵脚,把脏污的生修整成了一首诗。

三天回门的时候,梁妮儿没回来,那个老男人让人带话说是和梁妮儿出去旅游了,等回来再说,为此,梁妮儿爹在众人面前好一顿的夸耀,村里人又是好一顿的羡慕,只有梁妮儿娘一天一天的在村口等啊盼着,哪知道这一等,足足的等了两个多月……  

8、初为人妇的海棠姐穿着一件胭脂色的棉褙子,着石青色六个褶的马面群,端坐在那儿,不像以前那么多话,一只手安然地搭在炕几上,笑起来的样子也变了,眼睛里有股水一不留神就蔓延到了头上那朵牡丹花层层叠叠的花瓣里去。令秧想告诉她,她梳牡丹髻的样子真是好看,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海棠姐姐怎么胖了些?

梁妮儿头一次回来,是坐着小轿车的,村里人都炸了锅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把个轿车围得水泄不通,哪家孩子要是敢伸手碰上一下,唬的家大人们赶忙拖着就打,这可是村长都没坐过的金贵东西,弄坏了可咋整。 

9、你这孩子。她轻轻地笑,早跟你说过,事到临头的时候才想起来求菩萨,有什么用,还一点儿都不恭敬。

梁妮儿轻飘飘的打车上下来,谁也没理会,一头就扎进了屋里,没多久,里屋就传来了一阵阵的哭声……村里人都说梁妮儿是个顾家的,嫁了大款了,还是不忘家里的……  

10、窗子上的镂空木雕全是喜鹊报春,角落里有朵花因为遇着了窗棂,只刻了一半,她手指总会轻轻地在那半朵花上扫一扫,木工细活儿做得不算精细,原本该有花蕊的,可是因为反正是半朵,做这窗户的工匠就连花蕊也省去了,就只有那三两瓣花瓣,她也不知为什么,就是看着它,觉得它可怜。

梁妮儿这次只来家哭了一小会儿,连饭都没吃上,就走了,村里人有上门问道的,只说是家里老男人还等着她回去呢,等改日子再回来,到时候能多住几天,于是,村里人又啧啧的谈论:梁妮儿真是有福气哟,嫁个有钱还知道疼人的男人,一刻都离不开梁妮儿……可几个和梁妮儿娘交好的渐渐发现,梁妮儿娘自打那天起,就不常出屋了,上家找的时候,也总见她在炕上抹泪,再问,就推说想梁妮儿了,于是渐渐的,村里就有了各式各样的猜测……    

相关文章